当前位置:首页 > 走近院士 > 院士风采
张勇传:水利万物而不争

来源:办公厅宣传与政策研究处   发表时间:2023-10-08

【 字号   】

2023-10-06 17:57:30    来源:央广网

 

    【人物简介】张勇传,1935年3月出生,河南南阳人。中国工程院院士、水电能源专家,华中科技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出版《水电站水库调度》等著作16部,发表论文200余篇,曾获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一、二、三等奖。他将水库运行基础理论与优化理论、系统工程等进行综合交叉研究和应用,为现代水库运行理论的创立作出了突出贡献,并率先提出凸动态规划、数字流域、三维水网等崭新概念,被称为中国水电能源理论的开拓者。

 

    给柘溪水电站“治病” 一“站”成名

 

    张勇传:动不动一算出结果,结果全部不对,全部是0000,简直饭也没法吃了,睡到床上,不知道该怎么办……

 

    1979年,湖南柘溪从省里借来唯一一台计算机,供华中工学院老师张勇传的团队设计水电站调度方案。计算机体积很大,占了整整一个房间,计算速度却很慢。张勇传和同事在机房内“安营扎寨”,不分昼夜地计算,饿了啃饼干,困了躺在草席上,鼓捣了几天几夜,却得出错误的结论。

 

    那个时候,湖南柘溪水电站靠天吃饭,有水就发电,水多了就放掉,水少了就限制用电,严重干旱时,下游群众用水困难。当地请来张勇传,希望他找到一个最佳的水库调度方法。

 

    张勇传:他们说我们这儿的电价不是按电价算的,按什么?按产值算,一度电就可以把机器转起来,它可以赚多少钱。请我去了以后,我说计算条件怎么样?现在每个省都有一台计算机,一个省一个。我说要计算机,得两天两夜,行!人家包了。

 

    平时纸上谈兵的理论终于有了用武之地,张勇传踌躇满志。可算了两天两夜却一切归零。用他的话说,就像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爬到山顶,却发现山爬错了。张勇传团队一点一点复盘,没日没夜地找问题,终于在两个月内拿出了方案。这个方案让柘溪在一年之内多发电1.3亿度,柘溪水电站也成为我国第一个成功实现优化调度的大中型电站。

 

张勇传:水利万物而不争

张勇传与学生检查水电站控制装置

 

    张勇传就这样“一站成名”。此后,很多水电站专门邀请他上门“诊断”,效果还都不错。凡是经他手重新设计调度方案的水电站,发电量都大幅提升,经济社会效益十分可观。

 

    张勇传:我在湖南这个做完以后,有水电部的生产司长他们说计算机管饱,不够的话从别的省再调一个,这样组织全国二十几个电站,把你们原来调度方案带来,然后在这儿再算一个跟原来的比一比,结果当时反正都说比原来好。所以把这个名气就搞大了。

 

    两次特殊的洪水经历 改变了他的一生

 

    水是张勇传一生的事业,也是他心中的乡愁。成长在河南南阳的白河边,儿时的他常常和小伙伴一起去河里捉鱼摸虾、游泳嬉戏,河水里流淌着张勇传无数的快乐回忆。读中学时,受老师的影响,他明白了“欲学在问,问在能疑”的道理,勤于思考和敢于质疑在他心底埋下了种子。

 

    张勇传:我们一个几何老师讲到三角形的三角之和是180度,我就想不通。他说了一句话,他说将来你们如果还要搞数学的话,那也不一定是180度。我就更想不通。我游泳的时候仰着脸看着天上的星星,这个,这个,这儿,好大个三角形,它是不是180度呢?想这些事情……

 

    1953年高考那年,张勇传第一次领教到水的凶猛。连降暴雨导致白河河水暴涨,洪水淹没了通向许昌考场的路。父亲为了让他能准时赶到,雇了一艘小船。张勇传与撑船的渔民颠簸了一天一夜,九死一生才到考场。

 

    张勇传:妈妈煮了七八个鸡蛋,就上路了。涨水很厉害,水比人都高,船一高一低,天上还下着雨,看见漩涡,蛮可怕的。而且是背井离乡,想到朱自清的《背影》,就是这种感觉。(走了)一天一夜。心里又是着急的,很担心失去高考的机会。

 

    发着高烧进的考场,张勇传遗憾最擅长的数学没有考到自己理想的分数,但他仍以优异成绩考入了华中工学院,也就是现在的华中科技大学。当时国家急需水电人才,华中工学院是全国第一个开设水电专业的大学。于是张勇传就选择了这个新专业。他说,国家需要,我就学!大二那年,长江洪水暴发,张勇传和同学们冲上堤坝,共同用血肉之躯抵挡肆虐的洪水。

 

    张勇传:要不就挖土,要不挑土,增加那个堤的高度,干了一天一夜,弄得一身泥巴。那时候也知道这个坝要怎么夯实,要什么土。有些土不行,一冲就裂缝了,好好的这一潭水冒出来。一直到最后很晚我们有些院士还在研究如何找这个口。也有人为了堵这个口自己都把人都塞进去了……

 

张勇传:水利万物而不争

年轻时的张勇传

 

    中国水电领域理论开拓者 开创多个“第一”

 

    人生中经历的两次洪水,让张勇传对水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张勇传开始琢磨,如何能让水的力量为我所用?1963年,年仅28岁的张勇传出版了《水电站水库调度》一书,这是我国水库调度领域的第一部著作。他记得,这部著作是他饿着肚子写出来的。

 

    张勇传:那时我最大一个体会,就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我说这个是没受过这个罪的人写的,真要受过这个罪不可能。为什么?你那个时候吃不饱,吃些野菜,营养不够,什么样子?浮肿,穿袜子穿不上,提个裤子绷得紧紧的。

 

    虽说身体的营养跟不上,这本书的含金量可不低。张勇传将这些理论运用到湖南柘溪、江西上犹江、柘林等几十个水电站,创造出数以亿计的经济价值。此外,他还在国内首次将博弈论、控制论等融入到水电和水库调度中,并在丹江口、三峡等特大水库和水电站中得以应用。

 

    张勇传:博弈就是你要赢我也要赢。金沙江上有些归四川管,有些归云南管。存在不存在一个好方案,上面能多发电,下面也能多发,大家都多赢。另外一个说法叫做什么?均衡,就是说我的方案定了,你要找出一个方案对你是最有利的。这两个是均衡关系,这个也有一盘棋的含义。

 

    中国水电能源领域,把理论丰满起来的,张勇传是第一人。将理论成功引入实践的,张勇传也是第一人。1997年,张勇传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候选人简表上写着:“所得成果在实际工程应用中获得超过8亿元的直接经济效益。”

 

张勇传:水利万物而不争

年轻时的张勇传在课堂讲课

 

    张勇传创造了巨大的经济价值,而他自己对钱却没什么兴趣。上世纪80年代,“治好”全国多座水电站获得的几十万元奖励,张勇传全部拿出,和同事们在华中工学院校园里建立了中国第一座水电站经济运行计算机控制实验中心。

 

    张勇传:中国的水电资源是世界上最多的国家之一,但是我们很多地方没开发,每年水哗哗流走了,不可惜吗?

 

    记者:还要建多少水坝来发展水电?

 

    张勇传:不。有可能建坝的地方还可以建。坝可以不动,而是增加装机容量,使它的工作运行方式更灵活。该用的用,又可靠,不该用就不用了,就这样干。另外也不排斥原来这个坝这么高,为什么不再修高一点?现在可以。世界上十大水电站中国占了4个了,不小了,这是从装机容量来说。但话又说回来了,世界上十大水库,中国一个都没有,我们水库现在也不够,把它再修高一点水库又增加了。

 

    桃李布满天下 夫妻伉俪情深

 

    “此生既结缘于水,就甘做其中一滴。无声地润泽土地,望其能滋养桃李。”张勇传曾在自己创作的诗集中写下这几句。培养学生,是他除水电事业外最关心的事。如今已近鲐背之年的张勇传腿脚不利索,但学生覃晖说,先生依然每天早上8点准时到办公室,哪怕没有人搀扶,也要一点点挪过来。

 

    覃晖:华科的整个水电这个方向专业都是张院士一手张罗起来的,他经常跟我们讲,希望我们一批年轻人未来的发展,专业方向能够持续地做得更好。

 

张勇传:水利万物而不争

张勇传与青年学生在一起

 

张勇传:水利万物而不争

水电研究生画的恩师张勇传

 

    人生中的大半时光都花在事业上,张勇传说,回顾往事,总还是有一些遗憾。

 

    张勇传:尽力了!总体来说是往前看的,适应这个环境的需求,做了一些不后悔的事情。有些事没做好,终身遗憾,那就永远留作遗憾,随着时间的推移,过去了就过去了。

 

    记者:您的遗憾是什么?

 

    张勇传:比方说家里,家里很多事情不是我干的。老伴不容易,在这个意义上有亏欠。

 

    张勇传和妻子瞿继恂同是华中科技大学的校友。那个年代能上大学的女生屈指可数,一众“竞争者”中,能娶到瞿继恂,他很骄傲。而他与妻子定情的地方也是水边。

 

    张勇传:四川长寿地区,湖叫长寿湖,第一个水电站叫狮子滩,狮子滩坝上一群年轻的女孩子走着,打个洋伞。溪边上水流,正好是一个晚上,有月亮,树下有一对人影在那站着,感慨很多。一句话,一个承诺,就是一辈子。

 

张勇传:水利万物而不争

张勇传与妻子瞿继恂

 

    一辈子与水结缘,张勇传写得最多的四个字是“上善若水”。书房里,他在桌案前挥毫泼墨,老伴在旁边弹钢琴,这样琴瑟和鸣的画面直到这对老夫妻80岁以后才时常出现。即便这难得的恬静时光,张勇传笔下流淌的还是与水有关的诗句,心里惦记的还是与水有关的事业。

 

    张勇传:朱熹有一首诗讲水的: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我喜欢!我们既然搞这个专业跟水有关,要想到源头活水,要有不断的新的东西,使这个渠永远清如许。

 

张勇传:水利万物而不争

张勇传的书法作品

 

    原文:https://china.cnr.cn/gdgg/20231006/t20231006_526441945.shtml

版权所有:中国工程院  网站标识码bm50000001  京ICP备14021735号-3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8133号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文兴东街1号国谊宾馆(中国工程院)  邮政信箱:北京8068信箱  邮编:100088  工程院位置图
电话:8610-59300000  传真:8610-59300001  邮箱:bgt@cae.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