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昌孝:创新药盼“重磅”效益

来源:二局科学道德办公室   发表时间:2014-02-14

[ 字号  ]

来源:中国科学报 时间:2014-02-11

 

    创新药物市场竞争激烈

 

    2013年获得以突破性治疗药物资格批准的创新药物,大约1/3是用于治疗癌症。其重要警告是,这种商业成功将使少量企业受益。

 

    去年虽然批准了不到1/3的创新药物,但据预测,这批新药合并后的5年销售额可能是2012年批准新药的10倍,因为有7款潜在“重磅炸弹”级候选药物将向市场投放。

 

    此外,去年批准的两款预期会产生最高年销售峰值的产品(Sovaldi和Tecfidera),是由大型生物技术公司开发和上市,而不是大型制药公司。这两款药物均可能会产生超过50亿美元的销售峰值。有分析人士暗示,丙型肝炎治疗药物Sovaldi产生的销售峰值可能是这个数字的两倍。

 

    但是,由于药品价格太高,也使得患者难以承受。例如,Sovaldi每片售价1000美元,一个疗程需花费8.4万美元;Imbruvica每片售价90美元,一年的治疗花费高达13万美元。而任何国家的医保也不会为之买单。特别是WHO提倡使用低价的仿制药,在某些国家不认可专利保护的情况下,这类创新药物未必会带来“重磅炸弹”的效益。

 

    另外,各大公司为开发新药投入巨资,是否都能获得最大效益,也值得企业思考。

 

    有分析人士认为,过于集中某类药物的研发可能会降低投资的回报,也会增大品种的竞争。有数据表明,在2010~2013年间,每个新药的预期平均销售每年下降43%,每个新药与其平均销售额由2010年的25亿美元降到2013年只有4.66亿美元的地步。2010年的新药回报率为10.5%,2012年则降低到7.2%,2013年甚至降至4.8%。

 

    这一变化不仅与投入成本越来越高以及企业转向同类仿制药开发有关,也与各国医保资金压缩和市场竞争激烈有关。

 

    大公司贡献突出,小公司功不可没

 

    《福布斯》某文章中指出,一些大公司,2012年缺乏创新药物的批准,这种趋势在2013年持续上演。从新产品上市来看,这些公司“复苏”仍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尽管2013年获批最多的来自生物技术领域,但被批准的创新药物中大约有50%是由大型制药公司许可或开发的(2012年这一数字为35%,2004~2012年平均值在25%~40%)。

 

    2013年批准的27个药物中,仅有8个药物是由注册它们的公司开发,并且是大型制药公司,14款药物中只有3款药物属公司内部开发,其他的则是由小公司研发或在不同研发阶段对公司介入所开发的。

 

    统计将继续重点关注大型制药企业如何花费它们巨额的研发预算。这一结果反映出在肯定大公司贡献突出时,小公司的贡献也是不可无视、功不可没的。

 

    新型作用机制药物的发现以及新型药物的上市,让世界药物市场竞争更加激烈。

 

    近年来,糖尿病新药研发主要是对新作用机制的角逐,当二肽基肽酶-4(DPP-4)抑制剂还未有降温之时,钠—葡萄糖协同转运蛋白2(SGLT2)抑制剂就开始粉墨登场。

 

    2013年年初,经过数年来的反复审查和驳回,武田制药的DPP-4抑制剂Nesina(苯磺酸阿格列汀)最终获得FDA批准上市。已获得FDA批准的同类药物还有西他列汀、沙格列汀、利拉利汀,另外维格列汀也已在欧洲上市。Nesina的加入,让DPP-4抑制剂药物市场竞争更加激烈。

 

    Kadcyla和Gazyva的批准与上市被视为重要里程碑,在2013年,葛兰素史克相比其他制药企业获得了更多的创新药物,同时强生与拜耳也在继续向市场输送新药,从而继续保持过去几年来的发展势头。因为罗氏在寻求增强其现有癌症治疗药物的产品组合,以生物相似药开发商的准入门槛做法似乎在2014年及以后还会继续。

 

    临床试验监管趋严

 

    2013年,一些备受期待的潜在重磅药临床试验遭遇Ⅲ期临床失败,使创新药物含金量下滑,给药厂带来巨大损失。

 

    回顾1966~2010年间的315起安慰剂对照的多种疾病的新药临床试验结果发现,1970年,新药比安慰剂的疗效高4.5倍,1980年降至4倍,1990年再降至2倍,2010年试验显示新药只比安慰剂优36%。

 

    从新药研发过程和临床试验标准的提高分析,其下滑的原因也可能与临床病例选择、数据采集分析质量改善有关,也可能与新药靶点过于单一有关。

 

    为降低风险避免更多的后期失败,制药公司和合同研究组织开始转变,采用适应性临床试验设计,使数据的收集和使用不影响进行中的临床研究的有效性。

 

    临床研究的另一发展趋势是增加研究项目的信息数据和结果的透明度。过去的临床试验,药厂可以有选择性地公布对自己有利的数据和结果,对不利的数据和结果采取封存不报的做法。未来,将进一步严格要求研究数据的公开和透明,不允许虚假报告从而误导医生、患者和市场。医学界和患者未来也将对临床试验和结果有更多知情权。2013年,增加临床试验透明度已在欧洲提到议事日程。2014年,预计欧洲和美国还会有进一步加强对类似问题的监管。

 

    我国创新研发有起色

 

    中国本土药企和新药研究开发机构,参与创新药研发的能力正在提高,与国外跨国制药企业有效、充分地整合资源也成为其成功的关键。

 

    新药研究涉及药效、药代、毒理、药学、化工、生物、医学、分析等多个学科。只有从基础研究过渡到应用研究的多学科、多层面的合作才能显现成效,从而在挑战性和复杂性疾病的创新医药领域中获得进展。

 

    2013年上半年,新药帕拉米韦、海姆泊芬等批准生产,有17个批准临床。激酶抑制剂包括沃利替尼(c-Met抑制剂)、他菲替尼(多靶点酪氨酸激酶抑制剂)、卡呋色替、舒尼替尼类似物CM082.卡呋色替也获得可喜进展,如针对目前治疗艾滋病病毒(HIV)的药物容易产生耐药性的不足,我国研究者设计出结构全新的药物阿兹夫定,临床前研究表明,相对现有的抗艾滋病药物,阿兹夫定能更有效地针对变异的HIV发挥阻断作用,具有极低耐药性和高疗效的显著优点。该药物是在中国已获专利授权并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一类新药。

版权所有:中国工程院  网站标识码:bm50000001  备案号:京ICP备14021735号-3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8133号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冰窖口胡同2号  邮政信箱:北京8068信箱  邮编:100088  工程院位置图
电话:8610-59300000  传真:8610-59300001  邮箱:bgt@cae.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