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工程院
寄给天堂的信 谨以此文怀念我的姥爷--旭日干院士
来源:二局农业学部办公室   发表时间:2016-12-28
 [ 字号  ]
 

亲爱的姥爷:

 

    好久不见,见信安,提前问候您一句新年快乐!

 

    以前您是最喜欢看我给您写的信了,在我们爷孙俩短暂的20年相处里我给您写过的信都被您认真的收藏了起来。今天,我又要写信了。

 

    一年前的这天,吃完了湾仔码头的水饺,您收拾着手提包准备上飞机去出差,后来您就再也没有回来。其实啊我知道,您肯定是偷偷的去旅行了,到很远很远的地方。记得小时候每次您出差前我都会问,“可以带上我吗?”,你总是笑着说“好,就把你塞到大皮箱里”。我还会趁您不注意的时候跑去把防盗门上锁,好像这样您就没办法离开了一样。就像您出差从没带过我,我的防盗门也从来没有拦住过您的脚步,这一次您偷偷跑去旅行也没带上我,不带就不带吧,可是您连招呼都没打。这样可有点耍赖了,不告而别可不是您的风格呀。我记得以前您出远门前一定会认认真真和我们说再见,“老伴儿我走啦”,于是姥姥就从厨房里一边拿抹布擦着手一边快步走出来,我也会噔噔噔的跑过来。如果是我上学不在家的时候,也会回来看到写字台上您留给我“好好学习,认真听话”的字条。这一次,什么都没有……

 

    一年了,您玩的开心吗?那里的景色怎么样?有没有碰到熟悉的老朋友?有没有可爱的小朋友也会像我小时候一样缠着您?

 

    去年的最后一天举行了追悼会,好多好多人都来了。仪式正式开始的时候,泪眼朦胧间我看到了您拄着拐杖走来的身影:像往常一样精神抖擞,头发梳得整整齐齐还像老样子擦着摩丝。带着满脸慈祥的微笑路过了每一个人,嘴里还说着“你来啦了“你也来啦”“你们都来啦”。虽然其他人没有看到,但我可看的清清楚楚。哦对了,那天是北京连续雾霾多日之后第一次出现大太阳,天气好的不得了。

 

    既然说到了去年,那我还要埋怨几句。自您腰部手术之后,那么多次去医院做检查、做治疗都是我陪着您去又陪着您回家,可是为什么这最后一次陪您去医院,您就不跟我回家了呢?那是我第一次等候在急救室的门口,也是第一次感觉到觉得时间如此漫长。短短的一个多小时就好像过了几个世纪那么长。电视剧里总演“对不起我们尽力了”,可是当第一次听到医生对自己说这样的话,我竟然没有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撕心裂肺。对于死亡,我好像还是不能理解和接受。后来您被推了出来,躺在担架车上就像睡着了一样,面色安详甚至带着一丝笑意,就像是一个熟睡的孩子……

 

    这一年里,梦到您的次数不多也不少,有时候梦里您说要带全家去旅游,有时候您还坐在书房的电脑跟前修改着文件,有时候您在卧室的床上闭目养神……我猜您肯定也在惦记着这个家,所以玩累了的时候就钻到我们的梦里来瞅一瞅。

 

    这一年过得很平静。姥姥身体是大不如前了,但是被大家当作大熊猫一样细心照料所以也还不错。爸爸妈妈舅舅的工作都挺顺利的,我在学校也很努力,大大小小的奖也拿了不少。最大的成就是我创办了关爱陪伴老人为主题的电台“ 我在之声”,读文章录节目给姥姥还有好多爷爷奶奶叔叔阿姨听。养在阳台上的花又长大了些,我们还把以前总是裂缝的地砖换掉了,记得之前有次您推着轮椅就被裂缝的地砖绊过一跤。夏天的时候,我们开着车带姥姥回了趟老家,姥姥可开心了。渐渐的大家也开始接受现在的生活和现在的样子,而关于您的部分都被我们小心翼翼的珍藏起来留在了心里。

 

    一转眼竟然一年了,就是说我们已经365天没有见过面了,您在哪里,一切安好吗?不知道您现在的样子,留给我的所有回忆便是最珍贵的宝藏了。

 

    小时候总有命题作文,写对我影响最大的一个人。我是多么想写您啊!我是多么想告诉全世界我有一个世界上最棒的姥爷啊!可是越是这样我越害怕写不好,就总想着再酝酿一下,下一次再写,于是到了现在我再也不用写作文了,我还是没有写出一篇《我的姥爷》。上了大学以后我一直期盼着有一天变成一个有发言权的媒体人,到时候我要好好的创作一部作品,来记录您这精彩的一生,然而连我大学都没毕业,您的故事还没给我讲完,就这样戛然而止了……今天我好想把这篇作文补给您瞅瞅。

 

    我的姥爷是一个神通广大的人,在我心里,天使应该就是姥爷的模样。他有着厚厚的嘴唇,笑眯眯的眼睛,大大的鼻子以及有点稀疏的眉毛,看起来慈祥又温和。

 

    我的姥爷是一名大学教授,我没有听过他讲的专业课,却听过他的“兼职家教”课。记得高中的时候,物理化学实在瘸腿,他就抱着我的教辅认真备课,周末的时候抽一个下午给我补习。也是奇怪,那些老师给我讲不明白的东西姥爷一讲我就会了,嘻嘻,我有一个好“家教”。

 

    在我出生前几年姥爷成了内大的校长,我也成了在内大院里长大的孩子,而内大是姥爷付出一生心血的地方,多年过去校园的变化有些我记不得了,姥爷巡视校园时那双满含深情的眼睛却烙在我心里。记得大雨过后的小公园,姥爷会带着我把水泥地上的蚯蚓拣回草丛,带我逮小青蛙;我还常常去动物中心的实验室看长长尾巴的小白鼠还有正在做实验的哥哥姐姐,每一次都是一堂生动的生物课;我们在人工湖畔拎着馒头喂鱼,也会在草坪边上拦住那些想要进去踢足球的小男孩,学校的一砖一瓦他都像是家里的一桌一椅般呵护……姥爷还有一个爱好是摄影,他常常给我讲年轻时在学校教摄影课,用老式的相机,还会自己在小黑屋里洗照片的故事。在我儿时的记忆里他总会拿着相机拍摄他心爱的校园,然后带着我到东门对面的照相馆洗照片,家里的墙上至今挂着他拍摄的好几幅作品。他爱他的学校爱的纯粹而深沉,在我心里他是这世界上最负责、最可爱的校长。

 

    其实我的姥爷还有一个更响亮的身份--科学家。他是“世界首例试管山羊之父”。从我连羊和牛都分不清的年纪就听着身边的叔叔阿姨跟我讲姥爷的光荣事迹,到懂事之后姥爷每次鼓励我刻苦努力都会语重心长的给我讲起他在日本把两年的时间掰成四年来用,别人出去感受日本风情的时候他就埋头在实验室里吃着泡面潜心科研最终获得成功的往事,就这样我慢慢长大了,姥爷始终是我心里神一样的存在,他是我的偶像。习惯了有什么不会的就跑过去问问他,在我的印象里,姥爷上知天文下晓地理,就像一个百事通。

 

    在家里,姥爷是个可爱的老顽童。下了班回来一定要先和我玩一会,捉迷藏、跳皮筋、讲故事……我们爷俩感情深,那是认识姥爷的人都知道的事情。我家楼下有个路口,每次看到姥爷出现在拐角的时候,我都会像只小鸟一样飞奔着冲过去,嘴里还大喊着“姥爷”。姥爷每次去出差回来都会给我带当地的特产,有时候是好玩的,有时候是衣服,不过多数情况下是好吃的,所以我小小年纪倒是长了张吃遍四方的嘴。后来我上了高中课业繁忙,又上了大学住在学校,陪在他身边的次数慢慢变少,有一次电话里姥爷说“你快点放假吧,你不在家都没人陪我玩了”,是呀我早已是别人眼里“吾家有女初长成”的大姑娘了,唯独在姥爷心里还是个五六岁的小姑娘。

 

    我家的钱都是姥姥管,姥爷是个不爱逛街的人,所以多年来他还对国内的物价保持着一种“善良”。有一个周末姥爷去补习班接我,去早了看到门口一个大娘摆摊卖手工编织的公鸡,28块钱一只。姥爷可怜她又觉得公鸡做的炯炯有神,掏出十块钱就想买,没想到要28块。等我下了课,姥爷问我“你带钱了吗,借我二十块”,然后拿着我的钱乐呵呵的去买下了那只公鸡。这个善良又可爱的老头哟!

 

    我的姥爷还教会我礼貌、孝顺、泼辣、本分……而他教给我的最后一课,便是面对死亡。于是这一年里我常常会思考生死,有意的看过一些书和电影,就连我创作的两部微电影也都和“死亡”这个话题有关……

 

    我还在努力学习姥爷教给我的最后一课,我还不能完全理解。可是无论如何我都很感谢与姥爷二十年的交集。我会永远怀念他。

 

    嘿嘿,我写完了,好像又看到了您嘴角挂着微笑却老泪纵横的模样。您满意吗?实话说我还是不能满意。

 

    其实我曾经想象过,退休以后不用再工作的姥爷会是什么样子呢?像其他慈祥的老爷爷一样养一条小狗,在阳光下戴着老花镜读报纸?还是拿着收音机每天早上遛着弯?或者是和姥姥一起在食堂里忙碌,姥姥备菜您掌勺?可是在我的脑海里,从来不曾有您闲着的样子,即使是年三十的晚上,吃完年夜饭等春晚开始前的十几二十分钟里您还会走回书房工作。就像以前没看过,以后也看不到了。我永远都没办法看到您像个普通退休老头的生活。也许您就是这样一个为工作而生的人,忙碌是您唯一的选择。就像个时钟,滴答滴答不停的走,哪天停下了,就是永远的停下了……

 

    我还是会难过,毕竟这份交集太短,只够您将我养大却不等我反哺。高中时候给您买了个护膝您这一穿就是好多年,还逢人就夸我懂事,去年给您新买的护膝您还放在那舍不得穿……每每想到这些细节,总觉得自己就像在经历着一场噩梦,好想哭闹一场。小孩子想要什么就哭闹一场大人心疼便给了,我不知道找谁哭闹一场也可以让您回来。

 

    这是您离开我们的第一个365天,在以后的日子里会有一个又一个365天,直到慢慢变成数也数不清的年月。有一天我也会到花甲之年,看着孙子孙女们围绕在我身边唤着姥姥。我想我还是会想到和姥爷有关的小时候突然湿了眼睛,而他们却不明白为什么我眼里有泪光闪烁。

 

    我心里总有一丝执念,相信您就存在在这个世界的某处,我想找到您,我想带您回家。然而我不知道您在哪里,所以我会努力让自己变成一个光芒万丈的人,如果有一天您看到了我的光芒,记得来找我。

 

    那就这样,不打扰啦,玩得开心点啦,姥爷。

 

    我们都很想念您,姥爷。

 

最爱您的外孙女:芯芯

2016年12月24日于北京

中国工程院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收藏本站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冰窖口胡同2号  邮政信箱:北京8068信箱  邮编:100088  工程院位置图
电话:8610-59300000    传真:8610-59300001    邮箱:bgt@cae.cn
Copyright © 2008-2017 中国工程院 ICP备案号:京ICP备14021735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