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工程院
怀念旭日干院士:让科学精神的阳光洒满“科园”
来源:二局农业学部办公室   发表时间:2016-12-28
 [ 字号  ]
 

——纪念恩师旭日干先生

内蒙古大学实验动物研究中心全体师生

 

    时光荏苒。恩师旭日干先生离开我们整整一年了。

 

    这一年,总是恍恍惚惚地感觉先生还在,就在二楼那间宽敞明亮的办公室里,阅读、思考、写作……

 

    先生是一位严谨治学的导师、坚韧不拔的科学家、德高望重的院士,但在我们心中,先生更像是一位宽宏厚道、和蔼可亲的长辈。

 

    “不畏浮云遮望眼,不辞细土垒高山”,这是先生的人格魅力。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在日本做访问学者期间,先生成功“破译”了山羊精子体外获能关键技术,成功培育出世界上第一只“试管山羊”,轰动学界,先生由此也被誉为“试管山羊之父”。回国后亲手创建实验动物研究中心,开始了家畜生殖生物技术研究,不久便培育出我国首例首批试管绵羊和试管牛。之后,先生带领科研团队又培育出了世界首例“冷冻胚胎移植的试管绵羊”和我国首批“利用试管牛冷冻胚胎进行性别控制”生产的试管牛,并创建了具有我国自主知识产权的“良种家畜 IVF-ET 产业化技术”生产工艺。那时,我们和先生一起忙碌着,但始终不明白为什么要那么投入,那么忘我?先生似乎看出了我们的不解,说,搞科学需要一种精神。我们搞科学研究,有两点很重要:一是要把眼光放远,要站得高看得远;二是要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往前走。也是从那时起,我们才真正理解了“科学精神”这四个字的涵义。

 

    先生把毕生精力都奉献给了国家的畜牧科学事业。“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清代郑燮的这首《竹石》诗好像是专门为先生而作,把先生坚忍不拔、顽强拼搏、严谨求实的精神描写的贴切而生动。今天,我们怀着崇敬的心情纪念和缅怀先生,就是要更好地继承和发扬先生一生推崇、践行的科学精神,团结一心,砥砺前行,继续完成先生的未竟事业。

 

    “做科学一定要有激情和付出”

 

    2015年的冬天来的很匆忙,11月的天气已经显得格外寒冷了。这个月下旬,先生回到了中心。秘书告诉我们,先生这次回来要处理的事情很多,要参加“旭日干奖学金”颁奖活动;主持中心“十三五”规划第二次研讨会;做一个“科学精神”报告会;和有关人员谈谈话,把下一步的想法交流一下;还想和中心全体员工开一个座谈会……四天,把自己的工作安排的如此紧凑,似乎没有了一丝喘息的机会,对一个75岁的老人来说已经远远超出了负荷,相比之下,我们感到羞愧难当。在“十三五”规划研讨会上,先生耐心地听着每一名科研人员的“五年计划”汇报,不时地插上几句话,作些指导。在总结讲话中,先生的话题再次回到了“科学精神”上,勉励每一位科研人员拿出激情、热情和干劲,打好“十三五”攻坚克难这一仗,争取在“十三五”末期取得骄人的成绩。

 

    “旭日干奖学金”颁奖活动结束后,先生给我们做了一个报告,谈的还是“科学精神”。先生讲了这样一个故事,这个故事是先生自己在日本学习时的经历和体会:“我在日本的投入比其他人都要多,超过他们一两倍甚至几倍。在日本两年时间,别人给我总结说我真正用了四年时间,两年时间做了四年的工作。” “其他人上班按部就班,平均每周工作四天,我一个星期上七天班总还是可以的。其他人一天工作七、八个小时,我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这没有问题。从早晨七点一直到晚上十二点,甚至更晚。这些时间内我都在处于工作状态,这样加起来我用的时间足足有两年以上,所以这个项目最后取得了很好的突破。”

 

    这个故事我们听了不止一次了。在先生陪伴我们的日子里,总能听到。今天,我们才更深地真正领悟到了先生这个故事的真谛:“做科学一定要有激情和付出,原动力来自激情,来自对科学孜孜不倦的探索。也要有比别人更多的付出,四平八稳是不行的。”

 

    “科学家一定要有责任与担当”

 

    “日本比中国发达,日本的科学技术比我们先进”,这是先生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回国后告诉我们的。“我们内蒙古有着得天独厚的资源优势,生物技术在这里有广阔的前景”,这也是先生告诉我们的。三十年前,我们不理解先生为什么要放弃国外的优厚待遇。三十年过去了,在这三十年的时间里,我们中的许多人也有了留学的经历,这些经历让我们深切理解了先生当年为什么要毅然返回祖国。那是一种责任驱使,是一种使命召唤,是一种担当推动,是一种情怀使然。“试验场和学校几次挽留我,他们给我的条件非常优厚。但我不能,我必须回来!” “我们中国人不比外国人差,他们能做到的我们也能做到,甚至可能比他们做的还好。” “我是草原人民的儿子,这里需要我!”

 

    1984年4月,先生返回内蒙古大学,在自治区政府、教育主管部门和学校的支持下,在国内率先开展起以牛、羊体外受精技术为重点的家畜生殖生物学及生物技术研究工作。在科学研究过程中,先生对我们提出了“三个不过分”原则,即“实验做得再认真也不过分、实验记录做得再详细也不过分、实验室打扫得再干净也不过分”。这“三个不过分”是先生非常珍视的科研素质和工作态度,这些原则也为实验室的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先生从严治学的精神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内大人。1989年,在先生的率领下,实验室成功培育出我国首例首批试管绵羊和试管牛,把我国在该领域的研究水平一下子推进到了世界先进行列,成为继美国、英国、日本之后第四个拥有该技术的国家。先生说:我们“做科学,不是简单地承担一项或几项课题就完事了,要从科研中找到你的责任,找到你的担当,这是科学家应该具备的品格”,“永远记住,搞科学一定要有一种时不我待的紧迫感,否则我们会永远落在人家的后面。”

 

    2015年11月23日,先生与我们开了一场座谈会。大家一起回顾那些“激情燃烧的岁月”,先生脸上洋溢着欣慰的笑容:“当时我和你们都住在实验室一个很小的房间里,大家没有任何怨言,一门心思地干。你们说,那种劲头是哪来的?”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场面轻松热烈,人人情绪高涨,似乎有讲不完的故事,唠不完的情怀一般。走过的路需要回望,那里有过先生的“梦”,也有过我们的“梦”,那些“梦”是难忘的。“没有那些个许许多多的日日夜夜,没有大家拼搏奋斗的日子,就不会有我们后来的成果。”先生感叹道。是啊,当我们回望“那些个许许多多的日日夜夜”,回望“大家拼搏奋斗的日子”时,带给我们的是更加坚定的信念。

 

    “干事业是一定要讲奉献的”

 

    1993年至2006年,先生出任内蒙古大学校长,在此期间呕心沥血,带领内蒙古大学进入国家首批“211工程”重点建设院校行列。之后,又接任了中国工程院副院长一职,为我国的牛羊畜牧产业基础研究和推广应用殚精竭虑,为提升我国养殖业科技水平鞠躬尽瘁。先生追求科学、奋斗一生,先后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自治区科技进步特等奖、一等奖、三等奖,乌兰夫奖金奖,光华工程科技基金奖,何梁何利基金科学与技术进步奖,美国杜邦科技创新奖等多项奖励,发表了180多篇学术论文,出版了多部专著、译著。先生是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国家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两次)、有突出贡献的留学回国人员、全国先进工作者、全国优秀科技工作者、国家杰出专业技术人才、自治区优秀共产党员、自治区“优秀校长”、呼和浩特市“十佳市民”。这些成绩与荣誉,是党和国家对先生一生献身科学的充分肯定,也是对先生“干事业是一定要讲奉献的”最好诠释!

 

    先生常说:“干事业是一定要讲奉献的”,“我生来就是个闲不住的人,工作是我最大的乐趣。” 即使从中国工程院副院长的领导岗位上退下来之后,先生也从未停止对我国生殖生物学领域宏观的规划。在一次大手术之后,医生发出了严厉忠告:“需要卧床休息!”但先生并没有停歇,坐着轮椅坚持工作,甚至经常熬夜加班。伴在人们耳畔的,永远是先生那句话:“时间不等人!”直到去世前,先生依然每天伏案工作十几个小时,设计着国家动物生物技术与家畜育种未来的发展战略,运筹着重大项目实施和创新团队建设蓝图。先生最后一篇工作文档的修改时间定格在了去世前4个小时,即2015年12月24日15点59分,这是一位长期耕耘在生命科学领域的杰出科学家,在他所从事的事业上急匆匆划上的一个“句号”。

 

    在内蒙古大学南校区,坐落着一座青灰色的四层小楼。楼前,矗立着一块浅黄色大河石,上面刻着醒目耀眼的红色题词:“科园”。当年往这块河石上刻字的时候,先生曾对我们说:“实验室发展快三十年了,我们该给她取个‘雅名’了。想了许久,就叫它‘科园’吧,就是‘科学园地’、‘科学家园’的意思。” “科园”,这个普通但却意义非凡的名称,寄托了先生“让科学从这里展翅翱翔,让科学从这里走向社会,走近生活”的梦想与未来,也寄托了先生对我们的深切期盼。如今每每走过这里,我们总免不了要放慢脚步,凝视着上面那两个红色的字,仿佛看到了先生饱含深情的目光,仿佛聆听到了先生充满深情的嘱托。

 

    旭日干,这个名字翻译成汉语,意思是“风暴”。先生就读大学期间,曾用过一个名字:满仓。“风暴”与“满仓”本没有必然的联系,但在先生的一生中,它们却被先生丰富的人生经历“演绎”成了一对儿极富哲理的关系。“风暴劲吹、人生满仓”,先生的女儿曾经这样描述先生。是啊,先生的一生是风暴劲吹的一生,从来没有停下脚步歇一歇;先生一生辛勤耕耘,收获了满仓人生,给后人留下了累累硕果。先生坚忍不拔、锲而不舍的精神意志和对祖国、对民族、对人民的炽热情怀,永远留在我们最温暖的记忆里,牵引我们思念,激励我们前行。

 

    先生带着我们走过了三十个年头。这三十年,有过风雨,有过坎坷,有过喜悦,也有过悲伤,但先生带领我们铸就的,是让人仰慕的辉煌:

 

    三十载,一部气势雄浑的史诗

 

    广袤深邃,跌宕激情

 

    三十载,一曲荡气回肠的乐章

 

    格调高昂,奔放铿锵

 

    三十载,一段脚踏实地的夯歌

 

    团结严谨,求实奋进

 

    延绵东西

 

    留下的,是一个个探索足印

 

    纵横南北

 

    唱响的,是一曲曲学术弦歌

 

    风暴劲吹

 

    张扬的,是一幕幕拼搏画卷

 

    人生满仓

 

    收获的,是一颗颗辛勤硕果

 

    三十载,一部科学精神传承史

 

    讲述着,先生奋斗不息的故事

 

    先生走了,但

 

    先生是一颗松,屹然在黄河之畔

 

    先生是一座碑,镌刻在青山之巅

 

    先生是一面旗,飘扬在草原之上

 

    先生是一颗星,照亮在科园之穹

 

    ……

 

    鲜花感恩雨露,因为雨露滋润它成长;苍鹰感恩长空,因为长空让它飞翔;高山感恩大地,因为大地让它高耸;我们感恩先生,是先生牵拉着我们的手,把我们领上了探求科学奥秘的道路,让我们懂得了“科学精神”的份量,更让我们学会了怎样去做一个“品”字端庄的人。“做科学一定要有激情和付出”、“科学家一定要有责任与担当”、“干事业是一定要讲奉献的”,先生,这些话我们都记住了!

 

    先生精神永存!

中国工程院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收藏本站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冰窖口胡同2号  邮政信箱:北京8068信箱  邮编:100088  工程院位置图
电话:8610-59300000    传真:8610-59300001    邮箱:bgt@cae.cn
Copyright © 2008-2017 中国工程院 ICP备案号:京ICP备14021735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