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工程院
李东英:"最不愿看到不按科学规律办事"
来源:二局科学道德办公室   发表时间:2014-06-17
 [ 字号  ]
 

来源:科技日报 记者:余晓洁 时间:2014-06-09

 

 

    ■科星灿烂

 

    上了九十岁的老专家还在思考么?近一个世纪漫长岁月哪些已淡忘,哪些刻骨铭心?如此资深的老院士怎样对待退休与工作?

 

    6月初,北京有色金属研究总院。我国稀有金属工业的开拓者之一、94岁的中国工程院院士李东英在整整一个小时的访谈里,用本色把记者的问号一一拉直。

 

    “人,要满足喜欢你的人对你的期望”

 

    记者:您在北京有色金属研究总院倡导“五新”:信息新、装备新、发展思路新、项目新、人才新?

 

    李东英:是的。要有新信息,新思路。“五新”里最关键的是人才新。

 

    记者:您最想对年轻科研工作者说什么?

 

    李东英:人到这个世界上来,应该有所作为。饱食终日无所用心没有意义。这是我的人生观。怎样才能有所作为呢?人无完人,应该用其所长,避其所短。找到国家需要和自己所长的结合点。然后在这条道路上努力,对国家有所贡献。

 

    人,要经常满足喜欢你的人对你的期望,这是我经常考虑的。

 

    记者:谈到新思路,人们说您是把稀土应用到农业领域的第一人。

 

    李东英:稀土农用的确是咱们国家的首创。上世纪60年代稀土主要用于冶金和在石油化工上作接触剂。当时粮食紧缺,我们有意识地往粮食、经济作物上用稀土元素。当时也有人说,国外没把稀土用于农业,好像国外没用咱们用就奇怪了。实践证明,稀土元素的应用提高了农业产量。稀土农用延续至今。

 

    “最不愿看到不按科学规律办事”

 

    记者:您组织攻克了30多种稀有金属的生产工艺技术,研究开发出用于“两弹一星”等国防建设急需的新材料;提出攀枝花钛资源开发和应用推广的技术方案与技术政策……什么支撑您为有色金属、稀有金属的科技进步和生产建设做出此番贡献?

 

    李东英:要把事情做成,发现规律很重要,尊重规律更重要。尤其制定的政策要符合规律。最不愿看到的就是不按科学规律办事,给国家带来各种损失。

 

    记者:我国稀土产能过剩?

 

    李东英:过不过剩,事在人为。这个要遵循国内国际市场规律,市场上不划算,就少生产。乱采乱挖乱出口不合规律。

 

    有些人把稀土神化了。我国稀土资源丰富,但不是只有中国有。别国也有,而且品位比我们还好。要看到一点,是谁用稀土谁占便宜,不是谁卖稀土谁占便宜。因为稀土有优良性能,带来很高效益。

 

    “求学和攻克难关最难忘,留学、改专业完全听从国家需要”

 

    记者:1939年您考入北京辅仁大学物理系,中间为何休学几年?

 

    李东英:当时得结核病休学,从沦陷区到大后方。从北京坐火车到开封,在开封“偷渡”被日本人占领的黄河,经郑州、洛阳、西安、宝鸡到广元,最后坐船到重庆,在南山中学教书。抗日战争胜利后回到北京。1951年东北工业部安排80多个人到苏联学习,我学选矿。第二次留苏是1956年至1958年。建国之初,我国只能生产8种有色金属。到1957年,有40多种稀有金属不能生产,是空白。所以我改了专业,在苏联稀有金属研究院学习。

 

    记者:您什么时候最开心?

 

    李东英:看到自己研发的材料服务国民经济建设和国防,自己的建议主张被采用,并在实践中发挥作用的时候最开心。

 

    记者:1978年您获得全国科学大会奖,奖励您试制出新中国成立后第一批液体黄药。

 

    李东英:1949年7月1日,党的生日,我从抚顺到沈阳有色局。当时各矿黄药都没了,好几个月搞不出来,紧急开会研究。我在会议室门口路过,被喊进去讨论。我判断是技术路线有问题,两个星期搞出来了第一批液体黄药。基本生产工艺沿用至今。

 

    “人不在一线,不能自以为是。但国家觉得还有用,我不回避。”

 

    记者:您如何看待院士退休?

 

    李东英:退休了就退休了,应该有自知之明。因为不在一线,对一线情况不了解。不能自以为是,不是说你说的话别人都得听。我尽量不参与各种活动。

 

    但有一样,如果国家认为我还有用,有研总院需要我,我也不会回避。不客气地说,工作我没停止过。一般60岁退休,但是我60岁时根据国家三大资源综合利用的需要开始了新的工作。近年工程院有个战略咨询研究,跟我有关,我参加了。

 

    记者:采访一小时了,很高兴看到您精神这么好,祝您健康。

 

    李东英:我94岁了,精力不够用了。不久前,中国科协、科技部代表国家收集历史资料。我把上世纪50年代到90年代的笔记、资料让他们一车拉走了。他们管理比我好,我没什么舍不得的。老伴岁数也大了,我们在康复中心生活。有研总院给了我们很好的照顾,感谢。祝大家都健康。

中国工程院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收藏本站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冰窖口胡同2号  邮政信箱:北京8068信箱  邮编:100088  工程院位置图
电话:8610-59300000    传真:8610-59300001    邮箱:bgt@cae.cn
Copyright © 2008-2017 中国工程院 ICP备案号:京ICP备14021735号-3